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历史咨询 > 历史咨询

34年前他被家中收留的拾荒人拐走!认亲之后老父盼儿回家 想为他


发布日期:2022-05-11 16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与孙卓等很多寻亲成功的故事一样,一段跨度长达34年的痛苦故事也迎来了令人欣慰的结尾。今年7月,在公安机关的帮助下,38岁的福建人肖水华找到了生活在安徽旌德县的亲生父母舒国平夫妇。相认的那一刻,意味着新生活的开始。

  在抱头痛哭的短暂团聚之后,大开大合的情绪正慢慢回落。在过去的五个月里,分隔两地的一家人也努力着慢慢走近。舒国平期待,儿子能够尽早回家,他想给他盖房娶妻。

  还有五十多天就要过年了。一天劳作之后,69岁的老汉舒国平坐在了小院里。他点着一根烟,满是心事。一周前,老二舒颖打来电话,原本元旦就可以回来的他,为了工厂里的一笔年终奖,决定再拖一阵子。舒老汉嘴里不住地说着“好”,高兴之情依然溢于言表。电话里儿子还透露,他想以后回来就不走了,“好好!”挂掉电话,他激动地搓着手。自五个月前认亲的短暂相见,他感到盼了34年的那个儿越来越真实了。可是很快,压在心头良久的另一个问题又冒出来,“地皮很紧,大队不批,还没给老二做房子可咋办?”

  如果不是34年前的那场被拐,38岁的福建人肖水华也许早就跟哥哥弟弟一样,在旌德县旌阳镇才养村民组的老家盖了房子、成了家。1987年的一天,村里来了一个拾荒人,村民舒国平程新莲一家看他可怜,就收留了他。没想到,这也成了夫妻俩噩梦的开始。当年,留在家中由奶奶看护的4岁小儿子舒颖就被这名拾荒人拐走,从此杳无音信。

  平静的生活被掐断了。舒家夫妻俩报了警,并开始了漫长的找寻。四川、重庆、芜湖、庐江……电视里播放哪里有孩子寻亲的,看着像自己幺儿,一家人就好像有了盼头,舒国平会带着家里的积蓄走一趟,可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。

  精神受到刺激的程新莲终日以泪洗面,“不能把一辈子都搭进去了。”在家人的极力劝说下,几年之后,她东躲西藏生下了老三舒磊。也许是有了心理阴影,下地干活、上街卖菜,她都会用一根绳子牢牢地把年幼的老三绑在背上。

  新孩子的出现依然弥补不了夫妻间的裂痕。一到过年,两口子拌嘴了,心里委屈了,就会反复提及。因为舒颖喜欢吃年糕,家里每年都会打年糕,年夜饭桌上,也会给舒颖留个位置。

  “我在有生之年,一定要把儿子找回来。”儿子的丢失在舒家甚至在整个村里都不是一个秘密,它像一个伤口被反复撕开,每一次都牵动着全家人的神经。如今,而立之年的舒磊几乎可以回忆起二哥丢失的每个细节,以及外出打工的乡亲们给父亲带话的场景,这些诉说伴随了他的整个成长。

  舒磊说,多年来他亲眼目睹了父母的煎熬和痛楚。“尤其是我爸,他这么大年纪本来可以不那么卖力干活的,但一直都干,想着我二哥哪天回来了,给他攒点钱。”这些年,他与大哥都已盖房成家,对于农村老人来说,就算是完成了任务。可是舒老汉放不下来,69岁的他仍在外面打小工,种树、搬水泥。

  跨越34年的找寻在今年7月27日迎来了团圆的结局。通过技术比对核查,由公安部确认,舒国平夫妇的DNA无容差比中福建省三明市男子肖水华,就是舒颖。当天,舒家盼了34年的儿子,从千里之外的福建三明市回到了旌德老家。在认亲仪式现场,一家人抱头痛哭。连村庄外乡的人都涌了过来,叔叔婶婶们站在门外陪着抹眼泪。夸一家人长得像,叹老舒家终于求得圆满。

  舒磊目睹二哥扑到母亲怀里的全过程,听到他改了口,一句“爸爸妈妈”叫得热烈真切,这一幕非常动容。家里的亲戚像对待孩子一样,纷纷给这个离家三十多年的男人包了红包。但仅住了一天,第二天中午,肖水华就决定坐高铁返程了。“他说养父出车祸了,很多事情还没有处理好。”

  认亲就是一家人了。舒磊加上了二哥的微信,还把他拉进了“相亲相爱”的家人微信群。“开始他有点放不开,但是渐渐他就会群里说话,叫叔叔、婶婶。”母亲精神受刺激后,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,但是二哥的生日却记得真切。舒磊和大哥把那个日期告诉他,并在群里给他发了生日红包,获得了家人的祝福,他说了“谢谢”,是很感动的那种。

  聊天中舒磊得知二哥这些年的经历。他被拾荒人卖到了一户福建人家,那家上面有几个姐姐,为了养一个男孩,就把他留了下来。可是之后,那对夫妇又生了一个自己的儿子。二哥告诉他,家里有个姐姐对他不错,爷爷也疼他。他初中毕业就没读下去了,如今在厂里上班,还没有成家。

  “按理说,他都这么大年纪了,没自己房子也没个积蓄。”舒磊心里揣测,二哥在那边生活得并没有他说得好。在郑州做点小生意的舒磊闯荡江湖多年,很多事情他看得很开也很现实。“你说如果他在那边很好,也结婚有小孩了,不愿意回来,那我们就当个走个亲戚走走也蛮好,可是现在呢?”于是他热络地邀请二哥来年到自己的厂里帮忙,二哥同意了。

  现实的不完美也加剧舒老汉内心的亏欠。儿子失而复得,他更有动力做工了,也开始频繁地跑村大队,到处找人,他想给老二盖个房子。每次遭到拒绝,气不过的舒老汉就会说,“户口本上老二的名字这么多年都在,他没丢,房子早就给他盖好了。”

  “农村建房子肯定便宜点,但我家那边属于开发区,不准建房子,可是再买我爸也拿不出来钱了。”舒磊很理解父亲的心情,一边是多年的思念以及对人贩子和买家的恨意不知如何追究,一边是儿子人生过半、丢失的三十年得去弥补。认亲结束,眼下老人积攒多年的情绪有了一个最直接的出口:他想给老二搞个窝、说个媳妇,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了。

  回到福建打工的肖水华,对自己在舒家的名字舒颖已经不再陌生。他问弟弟后面那个字是哪个“yin”,然后认真地记了下来。肖水华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被拐卖的。“街坊邻居说闲话嘛,我还半信半疑的,后来养父母也就跟我说了。”

  当时养父还给了他一张照片,照片上是他和一个年纪较大人的合影。照片上还写了一个地址,在安徽无为。“人生在世,总要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,亲生父母在哪对吧?”长大后的肖水华曾多次寻找亲人,但因为地址不对等原因,一直没能找到。一气之下,他撕掉了那张合影,也没有保留下那个人贩子的模样。

  自2009年起,公安部建立打拐DNA库,采集失踪孩子家长的DNA,并规定来历不明儿童上户口时须将DNA入库。想知道自己身世的肖水华,也去采了血。今年五月份,养父告诉他,隔天民警要来找他了解情况,“他说,你就实话实说吧。”第二天,肖水华知道了自己身世。“肯定是高兴的。”他回忆起当时的心情。

  等所有手续安排好,认亲要到两个月之后。7月27日,肖水华在时隔34年后,重新投入了母亲程新莲的怀抱。他哭了。但不能做过多的停留。在认亲之前,肖水华的养父突然遭遇车祸去世了,认亲的隔天,他就要回去送养父一程。“我养母家这边没要求我这么做,但这事是不需要说的 。”于是肖水华匆匆离开了旌德,又踏上了返程。

  和很多寻亲成功的家庭一样,在知道身世之后,肖水华内心也有过片刻波澜,关于应不应该回归原生家庭,应不应该恨养父母。不过这是个逻辑很难自洽的命题。他应该恨养父母,买卖同罪他们剥夺了亲生父母的幸福;他不应该恨养父母,因为自己没有吃过太多苦,只干过一点农活。和那些被人贩子断手断脚的孩子比,自己有饭吃有衣穿,家里的有个姐姐还非常疼他。

  不过更多时候,这个自称没读过太多书的中年男人不会去想这个问题,也不知道怎么去描述心里的那种感受。

  认亲之后,倒是弄明白了一件事情,这让肖水华的心里舒服很多。“小时候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被卖掉的,那个年代家里穷没饭吃,但也不怪他们。”痛苦来临的时候,肖水华会在暗夜里祈祷,只希望爸妈过得好,也会隔空和他们对话。“就想跟他们说,我现在自己赚钱自己花,也挺好的。”认亲的当天,肖水华又提起了这件事情,当舒家人告诉他,“就是没饭吃也不会把你卖了。”听到这,肖水华心里一下子释然了。

  在福建工厂里做工的他平时会给老爸和哥哥弟弟打电话,得知老爸有给他盖房子的计划,他很感动。“没有房子我也要来住一段时间,毕竟我们是血脉相连的。”对于即将到来的农历新年,肖水华告诉记者自己还没想好怎么过,“回去肯定要回去的,如果过年不来,正月也会去的,毕竟我还有(福建的)老妈要照顾下。”

  深感命运无常的肖水华还是感到了庆幸,亲生父母都还在、还年轻。“以后就准备赚一点钱给他们二老。”他计划到。

  如同电影《亲爱的》原型孙海洋找回了失散14年的儿子,肖水华的认亲现场同样让人落泪。

  近年来,在公安机关和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,拐卖儿童犯罪得到有效遏制,现行案件多为儿童走失或离家出走类案事件,公安部今年最新数据显示,备受关注的盗抢拐卖儿童犯罪年发案数降至20起左右,且基本实现快侦快破。

  但案件告破并不意味着圆满结束,对于更多被拐儿童而言,其实认亲只是开始。生活习惯的差异、多年情感的断裂、以及和被收养家庭建立的感情……都让回归原生家庭之路充满了阻碍,也让被拐儿童与原生家庭之间面临着情感与法理的考验。去解决这些问题,需要个人、家庭成员以及更多社会力量参与,帮助他们弥合心理受到的创伤,现实遇到问题,并给他们抉择的空间。

  当然,所有这些痛苦都来源于拐卖儿童的犯罪的发生。“天下无拐”才能从源头上破解问题的根源。记者了解到,对于走失或被拐儿童,当前,公安部正在开展“团圆”行动,安徽16个地市全部设置了“团圆行动”免费采血点并将各采血点的位置及责任民警的联络方式公布。希望更多被拐儿童能够尽快回家,实现真正“团圆”。

  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新闻有奖征集新闻线索,可以是文字、图片、视频等形式,一经采用将给予奖励。

  报料方式:新安晚报官方微信(id:xawbxawb),大皖新闻“报料”栏目,视频报料邮箱(),24小时新闻热线

  如文中采用图片无法联系上作者,请通过与本网联系,提供姓名、联系电话、银行卡号、开户行信息和地址,以便支付稿酬。

  34年前,旌德人舒国平夫妇的小儿子舒颖不见了,一起消失的还有他们当时收留的一位流浪汉。失去亲人的一家人这些年来一直悲伤不已,希望找回舒颖。

  当天,新安晚报联合河南商报、大河报,一同见证这场跨越700多公里、60余年的“国家孩子”的认亲行动

  被河南安阳一对夫妇领养的安徽小宝王文书,在花甲之年终于寻得回家路。他将在9月27日携家人跨省回到无为祭祖认亲。当天,新安晚报将联合河南商报、大河报,一同见证这场跨越700多公里、60余年的“国家孩子”的认亲行...

  对于一个中年男人,当他回到久别的家,能够豪迈甚至粗鲁地叫几声“娘”,能够听到或高或低的回应,该是何等的幸福!

  12月6日,公安部在广东省深圳市组织开展“团圆”行动认亲活动,帮助离散十余年的3组家庭实现团圆。其中,备受舆论关注的《亲爱的》原型孙海洋夫妻与其失散14年的儿子孙卓在此次认亲活动上团聚。